哦核

wubba lubba dub dub

末日曙光之捡了个娃

刘砚蒙烽捡了个娃,明眸皓齿一岁半,走在路上哒哒哒哒哒。记得那天,蒙烽下田种草莓,回家时框子里没带苞米儿,带了个娃,刘砚疯了,蒙烽抱着娃在屋子里转圈圈,决明不服问张岷娃可爱我可爱,张岷说你可爱你可爱。

蒙烽说他在田野边上捡到小男孩,脑门画了个闪电,身上放着张纸条写着“末日没有安全套,跪求大户人家把孩子抱”。大户人家·刘砚说,那就取名田边大郎吧,蒙烽说宝贝儿,我们的孩子会被别的小朋友欺负的,叫蒙汗药吧。

最后决定给小孩取名蒙田,因为酷。

后来蒙田问“我从哪里来”,刘砚说你从来处来,蒙烽说捡来的。蒙田出去跟别的小朋友玩,发现原来别人家的小朋友也都是被捡去的。后来他整天去路边寻找野生小孩。

大家迟迟不知道蒙田该叫决明叔叔还是哥哥,然后在决明被叫叔叔那一天,他觉得世界不如在多年前毁灭。

蒙田小时候一直以为,每到晚上大爸就在房间里殴打二爸,张珉叔叔在房间里殴打决明叔叔。为什么二爸和决明叔叔不还手,他8岁那年一头闯进爸爸卧室才知道真相。

蒙烽有的时候会和蒙田躺在房顶看星星,那天天气晴朗,星空很漂亮。蒙田问蒙烽末日的故事,蒙烽讲完问儿子害怕不感动不。儿子瑟瑟发抖说不敢动不敢动。那天晚上蒙田赖在两个爸的床上死活不回屋,弱小且无助的抱着刘砚。后来蒙田养成习惯,不管受什么委屈,总得抱一抱两个爸心情才能晴朗。

刘砚看蒙田在外面上墙爬树,跟蒙烽说管管你儿子去,那天的晚饭是蒙烽和蒙田一人猎了两只野鸭,一枪毙命的那种。蒙田在饭桌上信誓旦旦跟决明叔叔说,我再也不怕树了,我要成熟一点,玩枪。刘砚说蒙烽你今天睡地板。

蒙田猎野鸭的时候,碰到了一个人拎着枕头晃悠,那人是个作家,末日的时候被收容所赶走,在西北碰了好多年的运气。于是蒙田邀请作家去家里做客,刘砚看到对方枕头的时候当场就懵了。

“这都能活下来?”蒙烽目瞪口呆jpg。

“他怎么打丧尸的?枕头成精了?”刘砚震惊jpg。

又是一年,刘砚和蒙烽去地里摘草莓,决明在地上铺上方巾和张岷摆好食物篮子,蒙田哒哒哒哒哒的跑去把住在田野那头的作家拉过来讲故事。

“很久很久以前有只鸡仙下了凡......”

刘砚在田里张望一会,说咱儿子会不会被带坏,蒙烽说你想多了,那人看起来多小清新阿,来老婆啵一个,我们一起在草莓地里种草莓。

“......然后他们就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”







评论

热度(16)